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上司大人,如狼似虎

chapter084:许个愿吧

    应隽邦其实并不想在今天说这些事情。事实上每次面对那个带给他生命的男人,虽然不至于厌恶或者是反感,却也清楚,他们并没有办法友好相处。这种不友好,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了。

    多年来的漠视,忽略,冷淡。让他早已经习惯了。那个男人于他,现在不过是提供了他生命的人。并无其它的意义。

    只是当放在桌子底下的手被一只小手握住时,他还是怔了一下。转过脸就看到阮绵绵正盯着他看。

    那个目光清清楚楚,不是同情也不是可怜。而是心疼——

    这个小女人,在心疼他吗?

    心头微微一暖,他想说其实完全不必。他早过了需要父爱的年纪。自然也不会因为再因为应鼎弘而觉得痛苦。

    只是她的情绪依然感染了他,心情在瞬间变得明朗了起来。

    反手握住了阮绵绵的小手,带着细茧的指腹,轻轻的在她的手心划过。

    明明不带一丝qing色意味的动作,却让阮绵绵的脸一下子又红了,这是应隽邦给她的回应吗?她不敢想。小脸垂着,想去看他的手又有些羞。又怕被 对面的两个人看出端倪来,她端起了桌面上的酒,又喝了一大口。

    “二哥,其实妈有说让你回去吃饭的。不过——”应晚晚并没有注意到,对面两个人在桌子下的互动。她其实很为难,一方面她很喜欢这个二哥,一方面父亲对他不喜欢。

    而冯谨言在这中间也是两难,本来就要去面对一个不是自己生的,却是自己丈夫的儿子。如果真的说能做到像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那就叫圣母了。于冯谨言来说,也只能是尽力而已。

    “没关系。”应隽邦回过神来,脸上已经恢复了一惯的淡然,轻轻的拍了拍阮绵绵的手背,用这个动作告诉她,他没事。视线落在了应隽天身上。

    “大嫂呢?她怎么没来?”宣墨筝是不会忘记他生日的。

    “她有台手术。”应隽天想到妻子,好像每天忙不完的手术:“不过她答应了手术一结束就过来。”

    “二哥你放心,大嫂呆会就来了。”应晚晚像是想到什么一样:“说起来,我跟宣大哥也好久没见了,他今天不知道你过生日吗?”

    “知道。”宣皓琛。李擎风,李暖心今天都打过电话,表示要帮他庆祝一下,被 他以有安排为由拒绝了。

    原来以为今天晚上只有他跟阮绵绵两个人,没想到,应隽天跟应晚晚会不请自来。

    “那呆会把他们叫出来一起玩好了。”应晚晚也好久没见到哥哥的几个发小了,他们可是一直把她当成小妹妹一样的照顾。

    侍者开始上餐。正宗的法国料理吃起来相当费时间,前餐,主餐,餐后甜点。一道道上过来。

    阮绵绵对着那繁复的刀叉实在不习惯,拿错了好几次,应隽邦见了,却是一点也没有嘲笑她的意思,往她的位置移动了些许,手把手交她怎么用刀叉 才是正确的。

    那个场景引得应晚晚咋舌,更是让应隽天极为震惊。

    生性冷漠,连话都不愿意多说几句的应隽邦,何时有这样一面?

    阮绵绵从头到尾都有一种自己是误入仙境的灰姑娘的感觉,今天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太不可思议了。

    一直到菜都上得差不多,阮绵绵也已经吃了有七分饱的时候,终于见到了应隽邦嘴里的大嫂。

    一袭素色套装,身材窈窕。五官靓丽。

    可能是因为当医生的关系,宣墨筝不同于应晚晚的可爱,李暖心的美丽温柔。眼前的女人在优雅之外,还透着一种干练俐落。

    她长得很漂亮,不是那种令人惊艳的美丽,鹅蛋脸,皮肤白希,身材高挑,是个美人,只是那眉间带着淡淡的轻愁。神情也略有些冷清,认真看的话,她给人的感觉,跟应隽邦给人的感觉有些像。就是都不容易亲近。

    她一来,应晚晚主动把位置让出来,让她跟应隽天坐在一起。

    “要吃点什么?”

    “随便。”宣墨筝看起来很累,刚刚在手术台前站了近五个小时。超负荷的工作让她的脸色略有些憔悴,目光落在阮绵绵身上,只停留了一会,有好奇,却没有开口问。只是点了点头,算是示意。

    应隽天看着她坐下,示意侍者重新拿来一份menu,脸上带着一抹温和的笑意看向她:“主餐吃牛排怎么样?”

    “可以。”宣墨筝是真的累,揉了揉眉心,似乎对吃的并不讲究一般。五小时手术,半小时车程。一个字,就是累。

    “给她来一份fillet牛排,就五分熟好了。”

    “大哥。”应隽邦的脸色有些沉了下来:“大嫂只吃九分熟的牛排。”

    宣墨筝是个医生,天天见血淋淋的场面,让她在某些方面有了阴影。比如牛排,不管是什么牛排,都只吃九分熟。她尤其受不了,牛排上还有血,那会让她以为自己还在手术台上。

    “是吗?”应隽天有些尴尬,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愧疚之色。只是看着宣墨筝略有些抱歉的开口:“那就九分熟吧。”

    宣墨筝没有说话,早在应隽天说出那五分熟几个字时,她眼里的光芒就又一次沉了下去。

    她到底在想些什么?怎么会以为,他会记得她的喜好,记得她的忌讳?

    阮绵绵原来正在喝汤,在宣墨筝来了之后,就停下了,此时看着眼前的一幕,她的心里感觉怪怪的。

    为什么应隽天这个丈夫会不记得妻子的喜好?反倒是应隽邦这个当小叔子的记得这么清楚?

    “再来一份——”应隽天想继续点的时候,有点怕自己又犯那样的错误,索性把menu给了宣墨筝:“你想吃什么还是自己点吧。”

    万一他又错了,某人可要不高兴了。

    应隽邦在他递出menu给宣墨筝的时候拦下,伸出手将那份menu拿过递给一旁的侍者,随口点了几样食物:“就这些吧。”

    “好的。”

    侍者拿着menu下去了,宣墨筝看着应隽邦微微点头:“谢谢。”

    多么讽刺的一件事情。她的丈夫,不知道她的爱好,喜欢吃的食物,倒是应隽邦只是跟她吃过两次西餐就记住了。

    应晚晚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目光在自家大哥与宣墨筝脸上来回,宣墨筝沉默不语,眼里却有隐隐的阴郁之色。应隽天端起红酒兀自品尝,好像并没有把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

    她没有多想,也没有把应隽天的错误放在心上。男人嘛,可能总是会粗心一些。

    直到很久之后,应晚晚陷入了爱情中,她才发现,当一个男人真正爱你的时候,是会把你的一切都放在心上的,你的喜好,你的心情,你的一切。也是在那个时候,她终于懂了,当时宣墨筝脸上的神情,叫落寞。

    宣墨筝没来以来,阮绵绵吃得最多叫有点尴尬,毕竟人家都 一家人,偏偏就她一个外人。

    宣墨筝来了之后,她吃的那叫一个压抑。宣墨筝虽然没有坐在她对面,只是她似乎是不开心,一直看着窗外的夜色,沉默不语。

    这是s市地理位置极高的旋转餐厅。整个外滩的景色都可以一览无遗,她看得投入,阮绵绵却是再吃不下了。吃不下的原因,就是因为宣墨筝。

    宣墨筝从来了,到坐下不过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但是举手投足之间流露的气质,一看就家世不凡。

    这样的一个女人想来跟应隽天也应该是门当户对的。可是应隽天为什么会不知道自己妻子的喜好,反而是应隽邦记得一清二楚?

    做广告策划的大脑,此时不断的开着脑洞。在心里上演起了一出豪门大戏。

    应隽邦喜欢宣墨筝?可是他是私生子,家里反对,加上他父亲不喜欢 他,所以他没有办法跟宣墨筝在一起?然后呢?应隽天为了家族联姻,娶了宣墨筝。只是娶了却还是不喜欢她,更多的还有可能是想要报复应隽邦, 让他认清自己的身份。

    毕竟虽然表面上看他今天对应隽邦不错,谁知道是不是当面 一套,背地里一套呢?更不要说应隽邦有可能在此之后,因为不能娶到他喜欢的女人。所以心性大变,最后变得不行的?

    阮绵绵在心里脑补完了这一出豪门恩怨,越看三个人的表情,越觉得她猜的这些完全有可能是真的。再看向应隽邦时,目光又变得微妙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啊。她想她明白了,全部都明白了。

    这边她一个劲的脑补,那边宣墨筝也同样失去了品尝美食的胃口,这么多年了,她也累了。面对一个心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已经让她越来越坚持不下去了。全程最开心的,只怕还是要属应晚晚,说着自己这次出门的趣闻,让就餐的气氛不至于变得尴尬。

    应隽邦依然是面无表情的脸,应隽天偶尔给她一些回应。阮绵绵是最忠实的听众,她长这么大,还没出过国呢。还真的很好奇,所以听得也很有意思。

    一顿饭就在这样看似欢快的环境中结束。

    一行人吃过饭下楼,往停车的地方去。

    “二哥,呆会我们去不夜天玩好不好?”就要走到停车场时,应晚晚上前几步拉着应隽邦的手:“我打电话把宣大哥,李大哥他们都叫上。”

    “不了。”应隽邦摇头,看了阮绵绵一眼:“我先送她回家吧。”

    “那就让她一起去啊。”应晚晚又上前勾着阮绵绵的手臂:“绵绵,跟我们一起去玩吧。”

    她说话的时候看着向了应隽天跟宣墨筝:“大哥大嫂一起来。”

    “不了。”阮绵绵对应晚晚的热情实在是吃不消,将自己的手从她手里抽出:“我今天上了一天的班好累,想回去休息了。”

    “绵绵——”应晚晚郁闷了。她是真的想跟阮绵绵一起玩啊。

    “这样吧。”应隽邦的声音淡淡的:“你们先过去,我把她送回家再过来。”

    “可是——”应晚晚还想再说什么,应隽天拉住她的手:“晚晚,别任性,让阮小姐先回家好了。”

    不是一个圈子的人,估计也不是一下两下能玩到一起的。既然应隽邦没有做好把阮绵绵介绍给朋友的准备,那他们就尊重他的决定好了。

    ………………

    最终的决定是按着应隽邦的提议,他们先去不夜天续摊,阮绵绵则坐上了应隽邦的车。

    事实上,她想说她自己可以坐地铁回家。只是私心里,她又想多跟应隽邦相处一会。那一通脑补之后,不但没有让她产生退意,反而让她越发的想亲近应隽邦了。

    她不是母爱泛滥,也不是同情心发作。

    她只是因为对这个男人上心了,喜欢了,所以不忍了。心疼了。

    父亲对他的不喜欢 肯定让他受伤害了,自己喜欢的女人被 大哥抢走了,更是让他痛苦了。

    而那个大哥,知道他的痛苦,还故意带着妻子在他面前刺激他。简直过分。

    阮绵绵越脑补就越想越多,就越想对应隽邦说点什么。可是这个时候,她忽然觉得所有的语言都是这么苍白无力。

    目光看看应隽邦,又看看车窗外,夜风吹过来,到底不比盛夏,带着几分凉意。这样的风却不能让阮绵绵的心情平静下来,看着应隽邦,几次欲言又止。直到从后视镜看到放在车后座的那个蛋糕的时候,她的眼前一亮。

    刚才她本来是想上应隽邦的车,只是将蛋糕放好之后,被 应晚晚拉走了。

    那个蛋糕她也忘记提了。

    目光看着车窗外,如果她没记错,自己家小区两条马路外,是一个公园?

    “应总。”阮绵绵抬起手指了指前方:“前面那个路口往右,能不能停一下。”

    那里是公园的小门,从这里过去的话,她知道有一个地方,很安静,而且人去那里的不多。还是上次她跟单纯来这边散步发现的。

    应隽邦看了她一眼,没有多问,直接将车开到她说的地方,停车。

    “应总。”阮绵绵下了车,绕到车后面把蛋糕提出来:“应总,你今天还没有许愿,我们去找地方把蜡烛点上,你许个愿吧?”

    应隽邦没有出声,对阮绵绵的话,很是意外。

    许愿?这么虚无飘渺的事情,她竟然也会信?他从来不相信这些,不管是什么愿望,什么目标,他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得到。

    刚才她说的话,他几乎都已经忘记了,没想到的是她竟然还记着。

    “应总?”他坐在车上不动,让阮绵绵不由得有些压力。他,会不会觉得她这样很可笑:“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没有其它礼物送给你,不过,我可以陪你一起许个愿。”

    这是她现在能想到的,最简单的,最直接的礼物。

    看他不下车,阮绵绵才想到了刚才应晚晚的话,她赶紧加了一句。

    “应总你放心,我们只是许个愿,呆会你可以继续去续摊的。”

    她说得真诚,语气中还带着几分急切。清亮的眸大了夜色下是那般的耀眼。应隽邦有些失笑。他哪是怕会赶不上?那种聚会,一个月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他都不愿意参加。

    没有向阮绵绵解释,下车,牵着她的手:“带路吧。”

    啊啊啊啊啊。他竟然又牵自己的手了。阮绵绵的心跳又加快了。

    眼角的余光偷偷瞄着应隽邦的侧脸,只觉得一颗心都要飞出嗓子眼一般。

    看着前面的公园入口,她没有扭捏地牵着他的手向里面走去了。

    公园里很大,小径上偶尔可以看到晚上在这边锻炼跟散步的人。阮绵绵带着他,穿过了两条小径,最后在一片小树林前停下。

    这里有一座亭子,此时里面没有人,公园里很安静。只有风吹树叶莎莎响的声音,还有草丛中不知名的虫儿叫唤。一切都显得 安静而美好。

    这样的环境让人放松。

    阮绵绵对着应隽邦笑笑,将蛋糕摆在凉亭里的石桌上,打开盒子,插上蜡烛,想点着的时候才发现,她没有打火机。

    “应总?”阮绵绵欲哭无泪,刚才为什么不在外面买一个火机:“你,你等我一下。我……”

    应隽邦的反应是看了她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将蜡烛点上。

    凉亭一下子变得明亮了起来。点点烛光,将阮绵绵的脸映得发亮,她心里升起了浓浓的暖意:“应总,许个愿吧。”

    …………………………………………………………………………

    一更,五千字。月妈真的超级给力。等你们的票票。。耐你们哈。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