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听说你看不起r卡

第32章 霸道总裁

    苏良磨磨蹭蹭的爬上床,掀开花志烨的被子钻进去,冷不防碰到了花志烨的胳膊,心里又是一阵慌乱。

    他从没试过跟人这么紧密的接触,连跟自己妈妈都没有。

    小时候在姥姥跟姥姥睡,七岁左右回到自己家,但那时候那个男人还跟妈妈生活在一起,长大后更不可能跟妈妈一起睡了。

    算起来除了小时候享受过被姥姥抱在怀里哄着睡着的待遇,这十来年他都是自己睡的。

    苏良小心翼翼的躺好,两手叠放在小腹上,他怀疑如果他把非花非叶弄醒了,非花非叶真会给他从楼上扔下去。

    好在非花非叶虽然独居,但这个人很懂得享受,他的床有一米五那么宽,被子也大,只是没有给他枕的枕头,但他肯定不会去挑这个,凑合一夜明早早点回学校上课吧。

    两人谁也没跟谁说话,不知过了多久,苏良耳边传来了非花非叶均匀的呼吸声,看的出来弄完这场元旦晚会非花非叶已经很累了,如果不是自己出了岔子他估计早就回来睡了。

    苏良扭过头,努力在黑暗中看清楚非花非叶的样子。

    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但其实又是公平的,为什么有钱的人往往长相也不差?因为有钱的人在找另一半时会找基因更好的那个,这个基因好不只是指长相,还有家庭条件和教养。

    往往强强结合生下的孩子,从一开始就注定比别的孩子优秀太多。

    苏良仔细想了想他目前听到的关于非花非叶的信息,可以知道他祖母辈有一个是俄罗斯人,苏良推算了一下,按照年龄来说,非花非叶的姥爷或许是个老红均?

    王子又说他家开有电影院,那么他家庭里至少有人是做生意的,因为王子他们家是开超市的,他们两个认识多半是在父母一起吃饭的时候。

    自己呢?

    妈妈虽然现在开了一个小广告公司,但是也只有七八个员工,只能在写字楼租个100平的小房间办公,每天还要跑业务谈合同,忙得根本没有时间照顾他。

    他自己呢?

    初中出了那么大的事,学习成绩一落千丈,高中随便上了一个以乱出名的,成绩距离正常三本线都很远,高二不得不半路出家去学艺术才有本科可上。

    这辈子做过最值得骄傲的事情,大概就是通过了理工大的单招吧。

    不过这也是因为练舞蹈的男生本来就少。男生开功非常痛苦,一般稍微学习可以的父母都不会让自己儿子去学这个,所以竞争压力比起美术和播音编导来说小的多,再加上每个学校都会给预留几个名额给男生,他这才投机取巧的考上了。

    也是因为如此,他的基本功并不扎实,尤其是技巧动作。像今天失误的蛮子,他是上了大学后才学会的,之前根本连会都不会之前一演出就全身紧张聚精会神,今天稍微走了下神可不就出事了?

    或许有人觉得他不想领舞不想出风头是矫情是别扭,但他自己明白,他是真的水平不行,他只希望能够平平安安毕业,然后办一个舞蹈班,教教学生,让他妈妈能够不那么辛苦,少操些心。

    游戏里面的人,到底还是二次元的,不能跟现实生活牵扯上。

    苏良暗自下定决心,回去之后,卸载阴阳师吧。

    一只胳膊忽然搭过来搂着自己的肩膀,紧接着腿也翘了过来,像抱玩具熊一样把自己抱住了。

    苏良拍拍非花非叶的胳膊,试图把他的胳膊拽下去,但越拽他抱的越紧,苏良不敢乱动,只好任由他抱着。

    睡相不好的其实是非花非叶啊

    这一夜真的是彻夜难眠,因为非花非叶睡觉不但抱着他,还把头放在他肩膀上乱蹭,一会又翻身过去整个身子大字型展开,把他快要挤到墙上去,还会把被子都卷成一团,苏良只好半夜起来从他怀里拽被子出来。

    好在小公寓有地暖,就算不盖被子也不是很冷,不然真的要感冒了。

    苏良在天快亮的时候终于眯了一会,然后一觉睡过了头,再醒时是被洗手间传来的水声弄醒的。

    苏良迷迷糊糊的爬起来,一看外面天已经大亮,腾的一下就翻身下去了。

    “几点了!”

    洗脸池前的花志烨正在刷牙,听到苏良说话,叼着牙刷扭过头,给苏良比了个九的手势。

    那一刻苏良竟觉得他这个动作有些痞痞的帅。

    “完蛋了!”苏良赶紧到凉台去取自己的练功服和半干不湿的内裤,手忙脚乱的往身上套。

    “你的课不是十点么?”花志烨漱了口,拿毛巾擦了脸之后来到苏良旁边。

    “我们院早上七点要拉功!!”

    “拉功?”

    “就是练基本功,这下糟了我们学姐会吃人的而且她还等着我回去说昨晚演出的事了,那个我先走了啊。”苏良把衣服套完,随便抓了下头发就准备开门跑下去,但是到了门口却发现门还反锁着。

    “帮我开下门,真的很急。”苏良只有在急的时候面对非花非叶才不紧张,至少非花非叶不是他们院的,不会马上要了他的命,但是被学姐逮到不上早功,罚他下五十个大腰都是轻的。

    花志烨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进卧室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让文艺部干事去下音乐学院,跟他们年级长说一声,这两天需要抽他们院一个叫苏良的到文艺部帮忙,时间是早上7:30到9:30。”

    花志烨摁了电话,留下目瞪口呆的苏良,重新回到洗手间里洗漱了。

    卧草,还能这样?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权利的力量?非花非叶的形象在苏良心中瞬间都高大起来了。

    苏良也走到洗手间门口,“那什么,这样不会出问题吧?”

    “会。”

    “啊?”

    “所以待会你跟我去下学生会。”花志烨将头发吹好定型,到书房换衣服。

    “过来。”

    “啊?”又怎么了。

    “穿这个。”花志烨在大衣柜前翻了一会,找出一件深灰色羊毛绒背心,一件黑色的短款休闲西装外套,一条窄腿的休闲裤扔给苏良。

    “啊?”

    “你准备穿练功服去学生会么?”花志烨挑了一件黑色呢子大衣,很快换好衣服,拉开衣柜另一侧的门那里是一个折叠隐藏的全身镜照了一下确认没有不妥之后,转身看着苏良。

    “我有常服,我回寝室换下。”

    “现在是9点10分,从这里到新区要15分钟,算你换衣服5分钟,从你的寝室到学生会要20分钟,显而易见,你10点的课会迟到。”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苏良无可反驳。

    于是又当着非花非叶的面换了衣服,苏良已经开始相信,如果非花非叶说什么,你最好什么都不问马上照做,因为问了只会显得你智商低。

    非花非叶给他的衣服显然是他自己穿旧了的,苏良穿上后显得有些松垮,不过还好有腰带什么的,衬衣袖子扁扁裤腿扁扁也不算大的过分。

    换上衣服之后苏良觉得镜子里面的自己有些陌生,他之前没试过这种偏正式风格的衣服,虽然跟非花非叶身上的比这已经算休闲,但是跟他的套头卫衣羽绒背心比,这样好像成熟了很多。

    “你穿学院风很合适。”花志烨从抽屉里找出一条黑色的领带帮苏良打好,放进毛绒背心里面,然后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作品。

    “嗯,以后我买衣服也多尝试一下。”

    然后花志烨找了一个袋子让苏良把他的练功服装上,从冰箱里拿出土司简单的做了个三明治,带着苏良去了学生会。

    像苏良这种向来跟学生干部无缘的人,甚至不知道学生会还有专门办公的地方。

    不但有,而且非常像回事,占了教学楼七楼的一半,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分列着各个部门,还有一间小会议室,一间多媒体会议室,走廊尽头就是一间独立的主席办公室了,最夸张的是他旁边还有个秘书处!

    非花非叶这家伙,平时还有秘书吗难道?

    按说现在是有课的,但是学生会里还有人值班,来来往往的看到非花非叶都会说主席好,非花非叶一路把苏良带到文艺部,然后敲敲文艺部的门,里面值班的是个小姑娘,可能正在玩手机,一见非花非叶进来赶快把手机放兜里了。

    “音乐技能大赛的申请表给我一下。”

    那个小姑娘马上找出来文件递给花志烨,花志烨翻了一下,随手给了旁边的苏良。

    “这是年前最后一个比赛,校学生会应该跟你们院学生会说过了,你回去找你们院学生会长,告诉他申请的资金有几项没法批复,让他下午3点来找我。”

    苏良简直听晕了,什么音乐技能大赛,什么申请资金,这些词离他太遥远,他刚想开口问,非花非叶又出门去了。

    接着来到主席办公室,那里面,简直了,怎么说,简直!!

    非花非叶的办公室配了台电脑不说,还有文件柜、办公桌、真皮座椅、打印机,这岂止是个学生会长啊,简直像企业老板了!

    “我刚才说的记住了么?”

    “没!我要跟我们学生会长说什么?他的申请有问题?”

    花志烨笑了,伸手等着苏良把文件重新递给他,然后在上面写了一行字又递给苏良。

    “没关系,只是到文艺部走个过场。你把这个给他,让他下午三点来找我就可以了。”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