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盛世医香

第三百四十九章 药方

    让自己的爹入土为安是孝顺,可活埋能称之为孝顺吗?

    四下的人都听得凌乱,但又觉得情有可原,辜负王妃,让世子爷没有亲爹,以世子爷的脾气,活埋都算轻的了,埋之前,铁定少不了一顿毒打。

    不仅要毒打,还要往死里打。

    有人声援楚慕元,觉得他做的对。

    王爷一张脸黑成了锅底,怕再待下去,会忍不住想揍人,他深呼一口气,看了王妃一眼,迈步进王府了。

    他知道王妃不会独自离开王府的,不然当年也不会为了慕儿嫁进王府了。

    如他所料,楚慕元劝王妃离开,王妃没有同意,她怎么忍心骨肉分离。

    冬雪扶着王妃回蘅芜苑,沈玥和楚慕元紧随其后。

    不过才走了三十多步,那边楚总管过来,望着沈玥道,“世子妃,王爷找你。”

    楚慕元看着楚总管道,“我已经不是煊亲王世子了,以后不要叫世子妃。”

    楚总管笑道,“世子爷说笑了,王爷并没有撤掉世子封号,不称呼世子爷,称呼什么?”

    叫世子妃的是王爷,可不是他楚总管啊。

    再说了,世子爷并非王爷亲生,王府上下都知道,至于他亲娘是王妃,还是别人,都改变不了老王爷已经把世子之位传给他的事实了。

    只要世子爷坚持不离开王府,皇上不下旨,煊亲王世子他就能一直当下去。

    不过,世子爷并非那么在乎一个世子之位,也没那么厚的脸皮就是了。

    楚总管见沈玥不动,又请了一次,“世子妃请。”

    沈玥心里打鼓,王爷为什么要单独见她,便问道,“楚总管可知道王爷找我所为何事?”

    楚总管摇头,王爷找世子妃是什么事,他可猜不到。

    他觉得王爷今天有些怪怪的,好像没有以往那么霸道了,眉间的神情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味道,很陌生,至少他跟随王爷这么多年,从未见过。

    沈玥就看着楚慕元了。

    楚慕元要陪沈玥一起去,楚总管阻拦道,“王爷只见世子妃,世子爷放心,王爷不会拿世子妃如何的。”

    要是以前,王爷就不会想到世子爷会跟来,更不会特地加一句不会拿世子妃如何,好像王爷变的小心翼翼了。

    王妃是世子爷亲娘,在王府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不应该是世子爷吗,怎么倒过来了,实在是奇怪。

    楚慕元眉头微陇,看着沈玥道,“我在这里等你。”

    沈玥点点头,就跟着楚总管去书房见王爷了。

    沈玥走到书房前,小厮就把门推开,等沈玥进去后,再把门关上,然后离得远远的。

    王爷坐在书桌前,盯着桌案,但桌案上只有白纸和叠好的奏折。

    沈玥上前,福身道,“见过王爷。”

    这一声王爷叫王爷眉心一皱,“叫父王!”

    沈玥,“……。”

    都这份上了,叫父王是不是不妥啊?

    不过也没少叫父王,叫就叫吧,“不知道父王让楚总管找我来所为何事?”

    王爷看着她,问道,“世子身上的毒要怎么才能解?”

    沈玥眼睛轻眨,试图从王爷脸上看出点端倪来,但一无所获,便回道,“只要再找到世子爷的亲爹,拿到他的血,解毒很容易。”

    “要他亲爹多少血?”王爷问道。

    “一桶。”

    沈玥回答的很干脆,王爷眸光一紧,“一桶?便是人血放干,也没有一桶吧,多大的桶?”

    沈玥比划了下,反正比她的腰粗,她道,“不需要一次放干,一天一回,多放个三年五载的就够了。”

    “……那王妃呢,要她多少血?”王爷继续追问。

    沈玥看着王爷,觉得王爷问的太多了,“王妃的血只要半茶盏就够了。”

    他的要一桶,还分几年放,王妃的只要半茶盏,王爷脸隐隐发青,“那一桶血,是做药引,还是放着玩的?”

    “放着玩的,”沈玥耸肩道。

    王爷,“……。”

    她倒是实诚!

    王爷胸口起伏,只觉得脑壳都疼,因为沈玥说,“相公对他亲爹恨之入骨,如果真找到他,绝对会活埋了他,虽然没什么父子之情,但到底是亲爹,就这样活埋了他,肯定会让相公折寿,为天下人唾骂……。”

    “所以借解毒之名,慢慢放干他的血,既能解恨,也不会留人话柄是不是?”王爷觉得心口堵的慌。

    他还没认儿子,儿子儿媳已经想好怎么弄死他了。

    沈玥还补充了一句,“便是如此,只怕也难消母妃和相公这么多年的怒气……。”

    王爷不想再听了,他打断沈玥道,“把解救世子的办法一字不漏的写下来,不得有半点差错。”

    见沈玥站着不动,一脸疑惑的看着他,王爷站起来,看着窗外道,“慕儿是老王爷最宠爱最心疼的孙子,就算他不是我儿子,我也不会害他。”

    何况他还是我儿子……王爷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事到如今,王爷也只能拿老王爷做挡箭牌了,哪怕他昨天知道世子是他儿子,他也不至于有口难开。

    他理直气壮的把人都得罪光了!

    一个个还都不是那么好惹的!

    王爷追悔莫及。

    如今东齐戚王还在京都,当年的事,他一定和他好好算算,还有常山王妃,当年的事,她到底知不知情,是不是帮凶?!

    如果这一切都是算计,那戚王的手段就太可怕了,他一定不能打草惊蛇,他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想做什么,没准儿到时候还能将计就计。

    如世子妃所说,十八年的恩怨情仇,没有几桶血,怎么能填满王妃心底的恨?

    王爷要楚慕元解毒药方,沈玥犹豫了几秒钟,就走向书桌,提笔将药方写下。

    现在她和楚慕元,还有王妃就是砧板上的鱼,是清蒸还是红烧,不都是王爷一句话的事,他如果真想害楚慕元,不必要什么药方。

    何况,楚慕元说过他们的孙子是在煊亲王府长大的,将来的煊亲王府是他的。

    现在王爷留下他们,还要楚慕元的解毒方子,沈玥脑子里有什么闪过,快的她来不及捕捉。

    把药方递给王爷后,沈玥就福身告退。

    出了书房,在院门口,就看到楚慕元过来了,他不是个有耐心的人,沈玥半天没回来,他就来找她了。

    只是见到沈玥,还未开口,沈玥就朝他伸手了,“王爷给你的。”(未完待续。)<!--over--></div>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