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爬官

050

    高逐东被上面指定主持工作,那就得拿出一个样子来。闹事的家属在镇政府大院静坐,整个工作开展不起来,高逐东理了几条思路。

    一,劝退赔偿。

    二,着手解决东密的问题,那些非法生产的小煤窑,一定得关闭,要不说不准那一天,真得惹出乱子来。

    三,农民的赔偿,这是一个最难的问题,钱刘浪花赚走了,政府没得一分,即使得那么一点,早就让镇政府这帮人也各种名义吃光用光了。

    眼前只要解决这三个问题,政府与农民的矛盾才能得到缓解。

    镇政府的大门被堵得水泄不通,高逐东也没有了回镇政府住的**,甚至还有些害怕。县委的副书记宋子良来了,在小车里看了一眼,调个头,对司机说:“联系高逐东”

    高逐东的电话响的时候,他正夹着烟,在翁密河边,苦苦思索,怎么样解决问题。

    宋子良望着平静的河面,很有感触地说:“逐东啊事态已经发展到了很严重的地步,你得给我想想法子,把它平息下去,现在是静坐,说不准明天就要造反了”

    高逐东把一颗小石头,远远的抛出去,望着那水面,他说:“我的书记啊你这是在考验我了我自己都不敢肯定,我有那能力可能是要让你失望了”

    宋子良扭头过来,笑了笑,“以前没看出来,你小子狡猾得很,别给我打哑谜了,有什么话就直说”

    高逐东说:“领导翁密的情况你是知道的,财政上的那点点钱,你让我如何办事嘛老百姓的口中,除了钱还是钱,没有钱问题是很难解决的了”

    宋子良说:“又给我叫穷了不是”

    高逐东说:“不是叫,是真穷”

    “那你要多少才能解决问题啊?”

    高逐东想了想,伸出了三根手指。宋子良问:“三十万”

    高逐东摇了摇头。

    “三百万”

    高逐东谄媚的笑了笑。

    宋子良说:“你这那里是要钱,简直就是要命嘛三百万来解决问题,如果用钱来解决,我就是放个猪下来,他都能把事办好,还要你干什么?”

    高逐东不说话,那表情,就像是说错了话的孩子,无辜的看着家长那般,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宋子良。宋子良说:“给你拨五十万,你好好的想想办法”

    高逐东说:“领导你还是废了我算了好放猪下来”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显得很真诚,而且还摸着宋子良的语气。宋子良那紧绷着的脸,被他逗乐了一下,狠狠的瞪了高逐东一眼。

    “那你说,给我靠谱点多少?”

    这一回,高逐东伸了两根手指,说:“最少得两百万”

    “不行不行县财政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高逐东拍着胸脯说:“这钱就算是我借县里的,给我两年时间,我一定还上,行不?”

    这句话引起了宋子良的兴趣,他说:“借还你怎么还”

    高逐东说:“我就如一只老母鸡,孵着那么多的金蛋,到时候随便摸一个出来,就是这两百万的几十倍”宋子良没有明白高逐东的话,凝望着他。

    高逐东又说:“招商引资,资源整合。”

    宋子良一下子明白了,说:“你在打那些小煤窑的主意?”

    高逐东说:“今天的小煤窑,就是明天的发财路,来翁密这么久了,我一直在观察,翁密的煤炭质量,可比其它几个县的都要好,关键是”说到这里,他有意的停了一下。

    宋子良问:“关键是什么?”

    高逐东说:“路”

    宋子良说:“你看你看又说到钱的问题上了不是,我看你啊是变着法的找我要钱”不过他也觉得,高逐东的这个思路不错,以前的刘浪花,守着金山银山,目光太短浅了,只图自己的那么一点点利益。于是他又说:“你好好的下去理一下,我觉得你这个思路不错,我回到县里,再琢磨一下,哎对了,你用文字的形式,写个报告上来,我看看”

    高逐东说:“好好好这么说领导是同意了”

    宋子良说:“别高兴得太早,还有,别一口一个领导领导的,叫得我心烦”

    高逐东说:“那就叫老板,你给钱,我办事,好不?”

    宋子良的眼睛有些放光了,他非常的明白,今天的投资,那就是明天的收获。高逐东的这块奠基石,他是要定了。如果这小子弄对了,将来的某一天,这不能不说是自己的一大政治资本。

    其实,找上面要钱,怎么要,这个问题高逐东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如果不和某一个人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凭你跑断腿,说破嘴皮,是没有效果的。

    他暗自为自己的聪明才智高兴,轻轻的这么一招,既把自己推销了出去,问题又解决了,说不准,还能因此得到不可估算的政治资本。

    他正偷着乐,宋子良说:“小林到你们镇上来了,你们碰头了吗?”

    高逐东愣了一下,他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碰头了吗?难道说,是林贝儿给他推荐了自己,如果是这样,还真得好好的感谢这个曾经是敌人的女人。

    他说:“小林那个小林?”

    宋子良说:“刑侦队的林贝儿啊”

    “哦碰过面了”

    “那她现在在干什么啊?”

    “这我还真不知道”想了想,这样说有些对林贝儿不负责任,于是他又补了一句。“听说是在调查石景天的事,这两天我都忙过头了,不知道她那边的进展怎么样”

    高逐东这样说,是避开自己与林贝儿天天腻在一起的嫌疑,他知道,如果让宋子良看出了端倪,不但会断送了自己的前程,同样还会断送了林贝儿的前程。

    这种考虑,不得不防。

    宋子良说:“那你联系联系她看看”

    高逐东摸出电话,拨通了林贝儿的电话,电话响了一阵,没接。他说:“估计是在忙”宋子良说:“她忙就算了,等一下再打嗯”他伸了一下懒腰,“有些饿了”

    高逐东忙说:“我们这里啊土鸡是出了名的,并且那一家的做法,我保证,老板你在城里吃不到”其实吃饭的这个问题,高逐东也盘算过,一要离开镇里,免得看见烦心的事。二要清净,三要味道确实好。

    宋子良说:“那还不走,你说得我的口水都来了”

    土鸡端上来的时候,林贝儿来了,风风火火的赶来,额头上还冒着香汗。她一进门就说:“对不起对不起来迟了”

    宋子良的兴趣很高,开完笑道:“不来吃,你来干什么?”

    林贝儿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道:“那好那好,今天我得好好的陪领导喝几杯”说着一看桌上没酒,立刻转身出去,叫道:“老板老板”

    一个搓着油手的男人笑着走了过来。林贝儿说:“给我弄几斤糯米酒来,要最好的那种”

    高逐东观察宋子良看林贝儿的眼神,那里面的情感带色。他知道怎么做了,林贝儿刚一回头过来,他立刻起身迎接,说:“请坐请坐,林队长,你都来这么些天了,一直都没有招呼你,今天啊我就借宋书记的光,算是把你给约来了”

    宋子良说:“听说以前你俩还是同事”

    林贝儿也算是聪明过人,她听出了高逐东的意思,她说:“不仅仅是同事,而且是很好的那种”高逐东没有听明白她话里的含义,心里抖了一下,但他的脑子立刻转了过来,补充说:“哼旧事就别提了”说着,他转向宋子良,委屈地说:“宋书记,你可要为我做主哈,这妖女那时候可抢了我的饭碗”

    林贝儿把高逐东挤下主任的位置,多数的人是知道的,包括宋子良。宋子良一听两人的对话,乐了,说:“我是听出来了,你俩还死死抓住过去不放新时期嘛或敌或友,是要转换着的”

    林贝儿说:“就是那么大的男人,心眼就那么小”

    高逐东急道:“你”

    宋子良打断了他的话,说:“好了好了逐东啊你以后少不了要求人家小姑娘,男人嘛,大肚一点”

    高逐东心想,这个林贝儿不简单啊竟然能与我配合得天衣无缝。如果不是以前了解过她,还真的会以为她是学表演的。想到这里,高逐东在心里暗自感叹,那她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切,有多少又是真的呢?

    ...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